怀孕胎梦准确吗?

商讯掘金 时间:2021-12-02 00:56:14 阅读:741

在我怀孕的时候,倒是真的做了一个平时不会做的梦。那时候刚好是主治医师考核,天天忙的天昏地暗,每天累的倒头就睡,基本没做过梦。忽然一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特别清晰的梦,梦到自己从悬崖上掉下去,坠落的感觉十分清晰,然后掉进一条水特别清的河里面,奇怪的是竟然可以呼吸。

这时来了一条巨大的鱼,把我驼在背上,浮出了水面,就开始沿着水路慢慢游动,周围的景色特别美,好像喀斯特地貌一样,游啊游啊,走到了一个拐弯,我就醒过来了。

其实那个月压根就没想到能够怀孕,那时候为了要孩子,已经能检查的都检查了,没问题但是就是不怀孕,本来我跟老公商量好,忙完考核就去做试管婴儿的。结果到了大姨妈日期,大姨妈没来,竟然怀孕了!

以前对于胎梦的说法,还是在韩剧里听说过,好像韩国人特别信这个。当时我还想,你怎么知道自己做的梦到底是平时的梦还是胎梦呢?平时也会做梦啊。不过现在想想,其实这也是大家对于新生命的期待和美好的幻想吧,虽然并没有什么准确可言,但是自娱自乐,作为一个特殊的记忆也不错,等将来宝宝打了,还可以讲给他听呢。

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为何一定要消灭准噶尔汗国?

自噶尔丹上台后,一直东征西讨不见丝毫收敛,对此清廷一直抱以忍让态度,但是一味的忍让和赏赐并没有安抚噶尔丹那颗从不安分的心,反而让其有恃无恐,连大清的传统盟友的不放过,等打到乌兰布统后,距离京师只有七百余里,虽然噶尔丹没有进犯京师的意思,但如果骑兵强行军的话,两三天也就兵临城下了,这的确威胁到了清廷的安全,一时间朝堂震动。

如果这都能忍,那大清的声誉将会跌落谷底,并且失去对大漠南北蒙古的控制,这是康熙帝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眼看大乱将至,清廷无奈之下只能出兵平叛。

噶尔丹噶尔丹也算是乱世枭雄,1644年大明甲申国变,多尔衮拎着小福临入主中原,也是这一年噶尔丹继承汗位,从这时起,这个社会不安定因素就一直积极地发挥着负面作用,主要体现方式就是想揍谁揍谁。

这个阶段尚属准部的实力提升期,短短几年时间,准部靠着不停掠夺实力愈发雄厚,但是对大清的贡奉,丝毫不敢怠慢,这是噶尔丹聪明的一面。

三藩之乱,一打八年,最终吴三桂登基过把瘾就死掉了,陈圆圆带着吴家硕果仅存的一脉避祸贵州,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大的阵仗,即便准部消息再闭塞也都知道了中原大乱,如何试探康熙帝的“心意”和底线呢?

噶尔丹灵机一动就暴揍了同属厄鲁特蒙古的和硕特部车臣汗,并且将缴获的武器都进贡给大清,大清能缺这些东西么,这是赤裸裸的试探加示威,摸底线来的,对此清廷予以斥责,但当时是康熙十六年,三藩之乱尚未平复,大清实在不想天高地远的两向作战。

无论是战略上还是费用上,条件都不允许,大清入主中原多年,但每年至少一半的财政收入全部给了吴三桂充当军费,吴三桂还被授权可以自行制钱......此消彼长。

清廷很穷,李自成炮轰、火烧,搞得紫禁城只剩下武英殿,布木布泰也就是死后赐谥的孝庄文皇后,在皇城角落住了几乎10年“临建棚”才得以进驻宫殿,您想吧,连皇宫都没钱修,即便最后修成了,和明朝时期的紫禁城比,相对建筑来说也小了好几号,算是微缩版宫殿。

大清精力上顾不上,财政方面又不允许,所以噶尔丹如鱼得水。

最初是漠北喀尔喀诸部被噶尔丹揍得鸡飞狗跳逃到了漠南,康熙希望息事宁人,噶尔丹一面假意逢迎一面积极备战,最后的结果就是漠南蒙古连带着漠北逃到漠南地区诸部一起被揍得鸡飞狗跳,就在这时,准部也正式与驻守清兵接火,结果是清兵败战。

康熙二十九年,康熙帝亲征,自担中路,最早与噶尔丹接火的是出古北口的左路军福全,中午到傍晚,噶尔丹战败提出谈判,没想到借机逃跑,康熙帝闻讯愁得不行,接到消息就知道福全上当了,不过在之后的乌兰布统之战中,噶尔丹还是以最终惨败收场,元气大伤只能在旮旯舔舐伤口。

五年之后,自觉积攒实力得差不多的噶尔丹继续暴揍漠北喀尔喀蒙古诸部,康熙无奈再次亲征,上任抚远大将军是爱新觉罗福全,此次则由费扬古继任,得知康熙亲征,噶尔丹当时就跑掉了,康熙帝命令费扬古挑选精兵穷追不舍。

昭莫多之战爆发,待到两军相距不远的时候,费扬古带大军就钻了小树林,只以数百骑兵诱敌深入,等到噶尔丹钻了口袋,大炮、火枪骑射,噶尔丹的后备辎重和家属团又被清兵冲击,军心大乱之下被揍得人仰马翻逃之夭夭,只剩下噶尔丹的老婆阿奴喀屯彪悍异常,带领众人抗击清军,最终死于两军阵前,其子被俘。

经过两次大战的失败,噶尔丹人气尽失再也没能有效收拢残部,最终暴毙而亡,当然,所谓的暴毙方式有很多传说,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噶尔丹身殒,大清撤兵,恢复了一段时间和平态势。

当时康熙帝的阶段性任务完成,顺便收了喀尔喀蒙古算是意外收获,他并没有想屠城灭族,只是想收拾噶尔丹这个不听话的祸头,目的达成就大军回撤了。

策妄阿拉布坦噶尔丹接手的是哥哥僧格的汗位,但僧格是有儿子的,也就是策妄阿拉布坦,知道叔叔势大,策妄阿拉布坦没敢说啥,很自觉的听从调遣,但是噶尔丹并不放心,存心害死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弟弟索诺木阿拉布坦,于是策妄阿拉布坦亡命天涯,但始终观察着准部的局势。

康熙二十九年,噶尔丹出征喀尔喀蒙古,策妄阿拉布坦趁机掏了噶尔丹老巢,噶尔丹停留科布多不是因为爱上了那个地方......而是被策妄阿拉布坦遏制在那片区域,最终噶尔丹身死,策妄阿拉布坦将其骨灰送去京师。

噶尔丹出征期间,策妄阿拉布坦就和康熙有过多次沟通,为噶尔丹最终败亡做出贡献,人呢,也貌似比较恭顺,所以噶尔丹死后,原势力版图完全都被策妄阿拉布坦继承下来。

五世某喇嘛死掉,可是死讯却被第巴桑结嘉措隐瞒了下来,某喇嘛的权势被桑结嘉措所垄断,看出端倪的和硕特部拉萨汗杀了桑结嘉措,清廷扶立了六世某喇嘛,但是西藏王公统统不承认。

就在这时候,策妄阿拉布坦参与了进来,他昼伏夜出赶路,出其不意的干掉了拉萨汗,实行区域统治,大清出兵也被大策凌敦多布击败。

再次出征的抚远大将军变成了胤禵,年羹尧负责后勤保障任务,胤禵就知道在帅帐里吃喝玩乐花天酒地加贪污,不亦乐乎,最后如果不是岳钟琪违抗胤禵军令,建议噶尔弼提前出击,拿回西藏,估计胤禵回京能被康熙帝揍死,后来再次出发虽然顺利,一度打到乌鲁木齐,可恰在此时,康熙归天了。

雍正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收了胤禵的兵权,雍正三年正式议和,雍正五年策妄阿拉布坦去世,噶尔丹策零继位。

噶尔丹策零噶尔丹策零派特磊北京,请求去西藏礼佛,为亡父设供祈福,清廷担心他犯了他爹的老毛病没有同意,并要求把青海的罗卜藏丹津押解到京师,这一等就是一年左右,雍正帝的耐心被耗光,决定征讨准部,而此时的罗卜藏丹津正在半路,押解队伍一听清廷出兵,就将其送到伊犁,并遣特磊上报表达自己承认错误,人在途中云云。

雍正帝想出了个不大精明点子,要打则打别给准部准备时间,要和则拉拢住短期内不会有二心,他提出的条件是“请封号”,所有属下编入旗籍分佐领,那噶尔丹策零能干么,本着清兵西路军直接就下了手,这条件根本无法接受。

战争的爆发到底是因为噶尔丹策零存心要分裂呢,还是雍正帝要直接控制噶尔丹呢?

我觉得两种原因都有,雍正帝的手段不是最明智的,而噶尔丹策零的安稳也仅仅是一时老实而已,早晚会再生祸端,也就是说这场战事无法避免,早晚而已。

另外,推测的再合理也要拿出实证,不能主观臆测,把与沙俄的一切交流归为叛逆行为。

雍正九年,两军在多地发生战斗,互有输赢,但毫无疑问,清军属于“客场”作战,后勤方面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大、小策凌敦多布用上诈降计,没想到傅尔丹竟然还就信了,被人伏击之后仅剩两千人跑回科布多,损失兵力2万余人。

噶尔丹策零的野心充分被胜利激发,或者说他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于是走上了前辈们的老路,暴揍喀尔喀蒙古诸部,但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驰援的清兵最终与准部爆发显光寺之战,作战顽强但家底忒薄的噶尔丹策零遭受重创,再次提出议和。

噶尔丹策零好歹算是主场,拍拍屁股就能回老家,清兵可不行,几年下来国家财政被拖得不要不要的,双方与雍正十二年的时候正式停战谈判,这一谈就谈到了乾隆四年......

事实证明,无论准部是否招灾惹祸,清廷都不敢相信了,因为太没信誉,乾隆帝也时刻盯着准部的一举一动。

乾隆十年,准部爆发瘟疫,噶尔丹策零身死,准部陷入无休止的内战,一打就是七年,最终虽然有了结果,但是整个准部分崩离析,人心打散了,资源打没了,乾隆他来了。

乾隆二十年,乾隆帝“一意孤行”不顾全体大臣的反对,力排众议直接发兵准部,沦为战五渣的准部政权无力抗争只能接受覆灭的命运。

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为何一定要消灭准噶尔汗国?就像三位皇帝的定位一样,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雍正帝。

康熙帝时代,虽然恨毒了噶尔丹,但是康熙帝并没有把怒火发泄到准部这个大群体上,事实上还对继任者策妄阿拉布坦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但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背叛。

雍正帝时代,初期的“内乱”让他自顾不暇,罢兵谈和是雍正最明智的选择,但等雍正帝腾出手来的时候,他的立意非常明确,准部要整体入编,融入成为大清的一部分,否则就只有战斗,态度虽明确,路线也没错,但是那个年代道路交通是个问题,客场作战疲于奔命也是问题,后勤补给更是问题,国家消耗太大雍正也扛不住压力,所以只能暂时休兵罢战。

乾隆帝时期,虽然乾隆也明白,准部安稳的话,蒙古就不可能安稳,但是他一是充分吸取了经验,没有盲目开战,二是始终静观其变寻找战机,并没有因为所谓的和平岁月而放弃对准部的征讨,所以最终达成所愿。

与准部的战争自开衅到收复共耗时70年,并不是康雍乾非要整死准部,而是二者的势力版图有重叠,陷入战争是难免的,准部做大做强就要扩张,大清为了盟友的安全,为了自己的安全就不让准部扩张,这是无法调和的矛盾。

上一篇: 最新战神麻将机有什么优点2

下一篇: 孕晚期梦见自己生男宝或女宝,后来都准吗?


我来回答

有个小小梦想

qrcode

未来已来,共赢未来